63岁父血癌‧60岁母失常‧求2儿回家还水费

63岁父血癌‧60岁母失常‧求2儿回家还水费(吉隆坡5日讯)六旬退休裁缝师申诉,两名儿子在8年前各别因成家立室及获得他的住宅转名后,就弃家不顾,留下他独自照顾患有精神病的妻子,但他在半年前不幸患上血癌,遗传性糖尿病也随之并发,月前因此丢了工作,两老生活陷入拮据。两老登报要求两儿“回巢",照顾他们的水电及伙食费,不要再过着依靠好心邻居施捨三餐,甚至只能用酱油捞饭的日子。现年63岁的洪贤卿与妻子李来娣(60岁)住在斯里甲洞卫星市双层排屋,两人育有两名儿子,37岁的大儿子是汽车促销员,婚后搬到双溪龙居住;30岁的小儿子则是网咖管理员,目前单身。上门求见儿不理睬他说,患上血癌后,他前后晕倒数次,并相信自己存活的日子不多,希望两个儿子赶快回来团聚。他披露,大儿子在2004年成家后就离家,小儿子也在同一年离家。两人在离家后就不曾联络两老,打电话给他们也不接,数月前在甲洞见到小儿子,对方还装作不认识,并躲开他。洪贤卿週六在民主行动党泗岩沫花园支部召开的记者会,透露他和妻子辛酸的生活。不过,他并没有详细透露两名孩子弃家不顾的理由,也未说明父子反目的原因。言谈中,洪贤卿不满两名孩子不曾为家里付出,过去两子仍住在家里时,亦不曾给过家用。他声称,他曾经亲自到儿子工作处求见,但儿子始终不理不睬。“每次见到,我都会跟他们讨钱,但他们从来没有给过一分钱。"求儿缴水电费照顾三餐他声称,他在2004年将目前居住的双层排屋转到小儿子名下,小儿子在手续办妥不久就离家。2006年,他在退休后领取数万令吉的公积金,还特别分了数百令吉给孩子。他强调,他们两老只需要两名儿子代缴水电费及照顾他们三餐即可。洪贤卿原本是一名裁缝师,平均每月收入3000令吉。去年6月发现自己的血压太低,后证实患有血癌,再加上遗传性糖尿病,身体健康每况愈下,两脚肿胀无力,也无法站立太久,间接影响工作。“健康时期,每天可裁剪15件衣服,每件衣服收费10令吉,每天有150令吉的收入;患病后,每天只能裁剪两件衣服,每天只挣得20令吉,最后因为常迟到,所以被老闆裁退。"妻爱玩水战水费每月逾200失去工作后,洪贤卿的经济陷入拮据。他说,公积金早在不知不觉中花光,再加上他纵容妻子“玩水战"的特别嗜好,而且妻子往往开水都没将水龙头关上,导致家里水费平均每个月超过200令吉。“一个月再不还水费,就会割水,她就没得`玩水’。现在,我们都没有钱了,吃也成问题,希望两名孩子可以念在我们养育他们成人的份上,回来照顾我们。"他也说,他已近一年没缴付电费,庆幸的是国能没有割电;惟他认为,就算没有电供,他还可以忍受,没水及膳食就很难过了。生意失败致妻患精神病洪贤卿声称,夫妻俩在2000年曾经营洋服店,自己当老闆,但因经营不善,一年后就倒闭,亏损数万令吉。妻子李来娣疑受不了打击,而导致精神出现问题。患有精神病的李来娣,不喜欢出门,整天躲在家里“玩水战",或向邻居家射水炮,引起邻居不满。记者随民主行动党泗岩沫花园支部前往探访时,李来娣全身溼答答地,似乎刚刚玩过水。洪贤卿说,妻子不愿看医生,且只是轻微精神病,所以就由得她。“老婆只是轻微的精神病患,仍懂得做家事及煮饭,以前有工作的时候,我会先到巴剎买菜回家,然后再去上班。"惟现在,洪贤卿行动不便,家里三餐皆由附近邻居救济。两週前,洪贤卿在家晕倒,李来娣即向邻居求救,后者联络民主行动党泗岩沫花园支部呼叫救护车,把洪贤卿送到中央医院急救。若亲友1週不现身两老交福利部民主行动党泗岩沫花园支部游佳豪促请洪贤卿的儿子及亲友在新闻见报后,儘快联络该支部,以安排下一步行动。若一週后仍未有人回应,他将带洪氏夫妇去备案,交由福利部跟进。游佳豪他是在上两週接到洪家邻居投诉,指该区有一户无依无靠的老夫妻。在了解洪家的情况后,即协助召开记者会,呼吁洪贤卿的两名儿子儘快现身。游佳豪希望由两老的孩子亲自负担两老的消费,才能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而非藉由筹款,协助两老短暂渡过难关。“不管以前发生甚幺事,都应该把过去忘掉,他们毕竟是你们的父母。再多一个月就是新年了,也是一家团圆的日子,希望你们可以珍惜这个机会。"其他出席记者会者包括民主行动党泗岩沫花园支部主席胡克耀、支部副主席兼泗岩沫区国会议员助理赖俊权、支部宣传秘书兼泗岩沫区国会议员助理林文祥、支部委员王志明及叶士恺。洪贤卿及李来娣的亲友或儿子,可在新闻见报后联络游佳豪(012-2577441)或胡克耀(012-3189728)。‧2013.01.05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