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救风尘》台湾人,你为什幺不看戏?

womany 编按:
曾经为我们带来精采电影观后感《被偷走的那五年》妳从来,就不孤独和《真爱每一天》亲爱的,你会爱我多久? 的特约作者 Sean Chang 今天不谈电影,要来跟我们说说戏,并聊聊台湾剧场发展的困境,以及那两晚白雪综艺团的舞台剧新戏《风月救风尘》,所带给他久违的戏剧感动。

昨天看了一档戏,这次不聊电影,我们谈谈剧场。剧场在台湾人眼中的定位是什幺?从台湾走出去风风光光的云门舞集在国际上发光发热,在台湾呢?在云门舞集的发源地,有多少人珍惜这项珍贵的资产?又有多少人明白,云门人甚或其他许许多多民间表演艺术团队为了什幺在拼搏、奋斗且努力不懈?有多少人愿意省下吃喝玩乐的花费,只为走进剧场看一场演出?10个人里面11个没有答案,而多出来的那个人举手发问:什幺是剧场?

接着在你继续看下去之前,希望你和我一起播放这首周华健的《花旦》,随着歌词『也许抖落了一身风尘,也许不到白头热情不会冷』的意境,跟着文字、听着音乐体会在舞台上,属于他们的剧场人生。

它也不应该是。但是任何表演艺术的发表与呈现,是不是在一般民众眼里只是种事不关己的消费行为?我可以去看电影我干嘛去看戏?好莱坞合法强暴所有人的视听觉感官,主流商业名正言顺的霸凌一切艺术文化。莫斯科每个礼拜进剧场的人数比我们上电影院的人数还要多,涵盖的年龄层更广。云门舞集每年在海外演出的场次则远远超过国内,为什幺?大家都知道答案,但没有人想正视。

那天帅哥好友阿蹦丢了一则讯息:「欸,来看我演戏,帮你留了票。」打从一年多前看了台南人的 K24 我就没再进过剧场,反正好朋友邀约,问也没问什幺戏、哪个剧团、在哪里,一口答应。舞台剧挺酷的,就一个镜框、没有后製、没有剪接、一镜到底,没有炫丽的特效、没有飞车追逐,也不一定有大牌明星,所以在 2013 年经常发生的状况是:「要不要去看戏?」「没空。」然后往往回答没空的人晚上清闲的在家打屁上脸书。(但,脸书真的会让你快乐吗?)

《风月救风尘》台湾人,你为什幺不看戏?

我去看戏,『白雪综艺团』五个大字写在剧场外的巨大背板上,心里有底了。白雪综艺团成立于1995年,打着「引人入胜的反串表演」旗帜,让「反串表演」注入新的思想与时代创意,更添娱乐性,一举成名。『风月救风尘』从开演到结束,绝不冷场,中间短暂灯暗转场,还在思考「真的没有女生混在里面吗?」下个段子包袱已排山倒海抖来。整场戏 100 分钟,我都在笑。不只是因为它完美的节奏和场面流动,也不只是因为那些扮起女装惊为天人的男儿身,找不出原因的,这是剧场的魔力。在谢幕的时候团长松田丸子一一介绍了来自各行各业的每位团员,有的是国中老师,有的是购物台一哥。颠倒了众生,幻化了乾坤,白雪值得更多属于他们的掌声。

那天晚上,舞台是他们的

《风月救风尘》台湾人,你为什幺不看戏?

《风月救风尘》台湾人,你为什幺不看戏?

《风月救风尘》台湾人,你为什幺不看戏?

我想到了在 2010 年自己的第一部纪录片作品『不务正业。的逃亡』。小时候妈妈把我送进舞团,一跳就是14年。每一次的舞展,团长总是节衣缩食;在经费短缺的状态下,我们省略宣传;一切从简,自己动手自己来,校长兼撞钟的后果,少了心力与时间专注于编舞;半买半送将票券销售出去的后果,我们无法确保观众是否愿意赏光,更遑论所谓观众的品质。

这就是台湾的剧场,文化贫脊的台湾,艺文养分强烈缺乏的台湾,风靡全球表演艺术剧场的云门舞集的故乡:台湾。升学主义当道,上一代的观念在我们这一代心中根深蒂固。我们安逸的接收着上一带猛烈灌输的观念:「要找个稳定的工作,搞艺术的吃不饱,理想跟麵包是两回事... 」诸如此类。有没有人真的想过:为什幺麵包不能就是理想?又到底要吃到怎样才算是吃的饱?表演艺术是健康清新的产业,艺术工作者也不只是戏子。(其实有些话,关于台湾,我们想说...)

『不务正业。的逃亡』纪录了两个舞者为了梦想努力的在舞台上发光发热,几十年的舞蹈岁月在身上留下了许多伤痕,谈起这怀抱了大半辈子的梦想却还是神采飞扬。可惜的是我带着失落做完这部作品。

「那你现在还有继续演出吗?」
「现在没有了。」
「那你现在在?」
「我是房仲。」

有时候再努力,梦想也不一定会实现。

《风月救风尘》台湾人,你为什幺不看戏?

只要有一个人,一个从来不在乎艺文消息的人,在看完这篇文章之后,日后愿意花钱走进剧场,我感激你们。花柳成花烛,风月救风尘。我连着两天看这档戏,谢谢白雪综艺团给了我两个美好的夜晚,献给所有努力坚持的表演艺术工作者,你们是最美丽的追梦人。

 

人生不过一次,任性的追寻自己要的
〉〉敬有点迷惘彷徨的二十几岁 
〉〉运动员:不设限的冒险人生 - 贝贝 钮臻琳
〉〉别设限自己的人生,你将有无限可能

图片出处:白雪综艺团脸书专页

上一篇: 下一篇: